By

邁向以「觀察力為始,同理心中介,脈絡為後備」的設計創價之路

我們深切認知創新的研發始於實驗室,但創新的觸發與靈感,必定來自真實場域,因此,如何好好練就一身敏銳的察覺力,進入使用者的生活情境,找問題、找方向,再透過訪談進行確認,找出隱藏於使用者背後的未知脈絡洞見,就顯得無比重要。迎接新時代挑戰,唯有找回人本精神,以觀察為始,同理心為中介,並以地方性知識為後盾,才能贏回設計精神,讓價值成為最終的起點。

By

從一蘭「優先入席」,解析「精眾行銷」策略

一切終將回歸市場機制,知名品牌有膽識,投入這一場充滿創意且大膽的服務設計實驗,無論最後結果如何,都代表服務不再是把麵煮好就好,而是可以透過設計思維,試圖處理服務系統的問題,讓價值傳遞更為細緻化,組織化及多元化,從而創造效能,不僅品牌從而找到價值,並得以讓顧客滿意,貼近品牌的核心內涵,精眾的時代,沒有一個品牌需要服務全市場的客戶,唯有知道你是為了誰而存在,被誰所需要,這才是品牌能永續存在之道。

By

MIX 2017 創新設計年會感想

「今天如果一個部門去年業績做到 10億、今年做到 30億,那明年應該 KPI 應該訂多少 ?」我們都以為會是 70 億、80 億的數字,但道恪告訴我們:「阿里的文化會訂出 150 億的 KPI。」道恪對我們解釋:為了要讓組織保持指數型增長,組織文化應該要能使每個人都跳脫貫性思維、跳脫舒適圈、持續學習新的方法,接著成功應用到戰場上廝殺,否則一個無法進步的企業就只會迎來死亡。

By

Balto 的設計流程:從找出問題開始

Balto 帶出了「Design Feedback
 Communication」這個概念,讓大家的回饋不再是單一針對抓蟲和錯誤指正,而是可以有更多彈性,包括稱讚或是針對設計和體驗上的回饋也可以在這個平台上討論。走到這個階段,產品大致的概念已經有譜了,但常常遇到的問題是提案遲遲無法得到上層的同感,但其實只要早期將決策者拉進溝通的圈子裡,就能更順利地前進。

By

MIX 2017 創新設計年會 全紀錄

2017 年主題為「轉型.向上 (Transformation)」,意為未來的創新設計將融合跨界專業,因此兩天議程,與台灣使用者經驗設計協會、台灣互動設計協會、智榮基金會龍吟研論、DITL、方略管理顧問、台北市電腦公會等友團聯手邀集 18 位來自台、美、德、中跨領域專家前來分享,總移動里程近四分之三個地球。

By

尋路、園林、與實體購物場域體驗

現在的實體店面購物體驗,我們並不是要將用戶擺第一,而是將用戶的生活擺第一,讓我們用尋路的概念形成實體店面的骨架,再用園林造景的概念,賦予實體店面生活體驗,兩者結合之後,相信就是一個讓消費者願意造訪的消費場域。

By

「奧運獎牌,算我一份」2020 東京奧運社會設計行動

當你想到在不遠將來,家裡的手機將從搖籃到搖籃,變成世界頂尖選手脖子上獎牌的一部分,這樣的參與感,絕對會讓你願意打開抽屜,把不用的手機或小型電器大方地捐出來,參與感與儀式性意義,造就這樣活動能成功的主因。從東京的例子,也讓我們看到社會設計實踐的可能,只要能有效察覺人們在行為背後所透露出的脈絡,從這些洞見出發,思考創新提案,用庶民的語言,讓這些好點子都能落地實踐,最終的產出絕對是能展現多方共益的經典設計。

By

「奧運獎牌,算我一份」2020 東京奧運社會設計行動

當你想到在不遠將來,家裡的手機將從搖籃到搖籃,變成世界頂尖選手脖子上獎牌的一部分,這樣的參與感,絕對會讓你願意打開抽屜,把不用的手機或小型電器大方地捐出來,參與感與儀式性意義,造就這樣活動能成功的主因。從東京的例子,也讓我們看到社會設計實踐的可能,只要能有效察覺人們在行為背後所透露出的脈絡,從這些洞見出發,思考創新提案,用庶民的語言,讓這些好點子都能落地實踐,最終的產出絕對是能展現多方共益的經典設計。

By

從旅平險來看服務設計的調研

理解目標產業是一件重要的事,這會有助於一開始用戶調查研究的切入點,但是有一些服務,卻不是要從目標產業開始調研,而是要判斷你的服務的旅程長短,而大部分買賣型態的服務,販售的接觸點都很短,有時候可以退一步想想,你的服務是不是搭載於其他服務上,例如旅平險。

By

長時間工作坊的引導建議

引導師的工作,不是告訴學員,哪個方向是對的,而是要讓學員知道,還有很多不同的方向。例如,學員發現顧客喜歡親切的互動,所以學員開始思考怎樣的點餐方式可以展現親切,但是卻卡住了,你可以試著跟學員說:「點餐一定是顧客點嗎?」,讓學員開始思考店家如何幫顧客決定餐點,看看學員能不能舉出例子。

By

韓國歐巴闖上海:融入文化、永保好奇、動手實踐

Ben相信,產品設計是理性與邏輯思維的體現,好產品一定是在滿足人們需求的同時具備美學價值,這和Continuum一直以來的產品設計方法論相一致,產品是整個設計思維的體現,而非簡單的機械生產。「用戶需要的不是新產品,而是產品能帶給用戶的獨特體驗。」

By

長時間工作坊的引導建議

引導師的工作,不是告訴學員,哪個方向是對的,而是要讓學員知道,還有很多不同的方向。例如,學員發現顧客喜歡親切的互動,所以學員開始思考怎樣的點餐方式可以展現親切,但是卻卡住了,你可以試著跟學員說:「點餐一定是顧客點嗎?」,讓學員開始思考店家如何幫顧客決定餐點,看看學員能不能舉出例子。

By

同理心這樣用:「觀察」永遠在「詢問」之前

即使「人本心理學」與「同理心」能夠作為對團隊合作與設計操作有所幫助的知識,或是法則,但其效益遠不及設計師將之當成是一種自我能力的鍛鍊,即是「致力去發現平常我們視而不見的『事實』」。如此看來,史蒂夫 · 賈伯斯(Steve Jobs)那句被誤會至今的名言:「大多數的情況下,人們不知道他們要的是什麼,直到你把東西展示在他們眼前。」( A lot of times , people don’t know what they want until you show it to them.)正是「同理心」的通則:即是「觀察」永遠在「詢問」之前,而不是讓設計師用以迴避用戶研究的藉口。

By

系統化設計UI 省時省力又省心

我發現在每個專案都得要重複做一樣的例行事務,像是主要文字顏色、次要文字顏色和不開放的文字顏色。還發現根本無法掌控我做的視覺階層(visual hierarchy)。這就是我嘗試將修改自動化的最重要原因。

生活中的設計
By

【讀者投稿】東區街頭觀察 看見三大市場風向

在萬物齊漲薪水沒漲的背景下,事實上只要產品選得好,銷售方式得宜,能夠從百廢之中殺出一條路者,大有人在!觀察一間街頭小店,包含許多市場訊號和行銷學問,並不是「只要有貨→找地方賣」就能躺著賺。這就是行銷有趣的地方。

旅遊
By

大學生與在地旅店合作 改造服務設計

在為期18週的高強度課程中,學們們經歷創意思考發散與收斂過程,並邀請社團法人台灣使用者經驗設計協會的理事Phoebe Lu分享旅遊服務與數位創新、小南天分享旅店的經營現況,而後全班分為五組,時常往返於旅店進行觀察與訪談,即使常抱怨不容易,卻也如期找到值得發展的題目,校友張家鈞也指出,「大家能經歷題目修改再修改的過程,是非常寶貴的經驗,我當時在校內甚至沒機會體驗」。

銀髮
By

用創意與廚藝改變小漁村的「日本海定食」

日本山口縣萩市的小漁村「三見」,有一群漁村媽媽,起初用漁港賣剩的新鮮雜魚為村裡老人家做便當,沒想到「事業」越滾越大,2010年4月開店以後,來客數從1.7萬成長到2014年的3.5萬人次。目前雇用了近30位員工,全部都是當地退休的婦女。在收益方面,2014年的營業額為5,600萬日圓,已經達到收支平衡。

發心單純、執行扎實,加上當地縣政府人員,竭盡心力為她們找資源,大家一起幫了老人、幫了漁夫、幫了村子,更幫了她們自己。

交通
By

滿足Uber用戶痛點!長距離共乘軟體「Scoop」崛起的3大原因

搭乘Uber的共乘專案Uberpool ,約7英里就至少收取8美元。且Uber利用龐大的數據,分析各種狀況,收費隨著當下的狀況而浮動。相比之下,Scoop主打長距離共乘,保證單趟收費最高只要10美元。同樣收取8美元,搭乘Scoop可以從舊金山(San Francisco)到聖荷西(San Jose)約45英里。

教育
By

在國際舞台上 家鄉味才神氣

Nor Chen(陳啟彰)在HPX 88講到受邀擔任 UF 2016 工作坊導師,提到「用語」,以往台灣人去,都是講對方的話,然而因為《康熙來了》,大陸人是聽得懂台灣用語的。我聽了覺得,入境隨俗很好,卻也不必凡事巴著人家大腿,適度地展現自己,才讓人印象深刻。「家鄉味才神氣」,是啊,料理界不也這樣,星級主廚也流行在地食材、家鄉手法。

金融
By

指南創新合夥人金葛 2016上海UI/UX大會演講實錄

機已經成為操控現實世界的遙控器。在手機上,你不只可以讓訊息出來,現在也可以讓貨品過來,讓車過來,或者讓美甲師過來。這也意昧著,遙控器指向的生態體系才是更重要的設計對象,我們怎麼去設計內容、商品和服務的流動,以及人們進行社交互動的機制。

公共服務
By

文化差異 歐洲廁所標示大不同

廁所門上沒有男女H/D字樣,也不畫箭頭、十字、圈圈,更沒有🚻🎩👠圖案,只見一扇門上寫了個bla字,另一扇門寫了上百個bla bla bla bla bla……字。一目了然:一言九鼎,bla一遍就不輕易浪費唇舌的,肯定是大男人;而囉哩八嗦、喋喋不休、bla bla bla 說不完的八成是女人。這對女人的偏見太深了,我抗議!依我看,bla bla bla講不停的,應該是名嘴政客上的廁所,而bla一遍、廢話不多說就炸了的,該是給恐怖主義份子上的廁所。

城市
By

打通「循環經濟」血路的思考

當循環經濟議題已經成為世界趨勢,尤其台灣整體資源回收率堂堂突破五成,早就被國際公認為資源回收優等生的同時,台灣應該要進一步思考如何真的有效利用資源的這個問題。雖然在研究過程中,感覺到使用者似乎對於他每天透過回收行動所製造的資源下一站會去哪裡,沒有多大的好奇心,但我還是相信,唯有讓價值鏈能順利轉動,這樣我們持續做回收,才會更有動力與價值。

更多文章

1 2 3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