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的光譜-在藝術和科技之間

0

授課/唐玄輝
彙整/劉雅靜

在19世紀的工業革命之後,人類的生活因科技的進步而有了顯著的轉變,工業設計(產品設計)的領域在這之後漸漸成形,作為專門詞彙亦開始被廣泛的使用。所有設計都是科技和藝術的應用,科技讓更多設計構想成為可能,而藝術則為設計帶來雋永的價值。從藝術(high art)到科技(high tech)之間,拉出了一條設計的光譜,在這條光譜上欣賞不同的設計,能讓我們更理解,好的設計是如何巧妙的結合了這兩者,為人類帶來更便利、有趣又豐富的生活。

High-Art

偏向設計光譜的藝術這一端,偏重的是設計師個人創造力、生活品味的展現,設計成品傳遞的情感、文化意涵可能和其實用性一樣重要,或是更重要。

外星人榨汁機 vs. 西方的送禮文化

(圖片來源:nova68.com)

(圖片來源:nova68.com

Juicy Salif(又稱「外星人」榨汁機)是以設計師家居用品聞名的品牌Alessi,和設計師Philip Starck合作推出的榨汁機。這款榨汁機的外觀和其他廚房用品截然不同,乍看之下甚至難以辨認它的用途。它自頂端有如將彈頭順著稜紋向下削尖,閃著金屬光澤,並在下端長出蜘蛛一般銳利的長腳,全高達29公分。

在它的頂端旋轉半顆檸檬,汁液會順著紋路流進被三隻「長腳」包圍的杯中。實際使用後,會發現檸檬的碎屑和汁液很容易就噴的到處都是。這樣一台「難用」的榨汁機,為什麼能在1990年推出後,以平均每年50,000台的速度,截至2003年就賣出了超過50萬台?日後還被視為工業設計的經典,為MOMA在內的知名博物館收藏。

「我的榨汁機不是用來榨檸檬,它是用來打開話匣子的。」設計師Philip Starck敘述了這樣一個場景:一對新婚夫妻到公婆家作客,晚餐過後,先生和爸爸在客廳喝啤酒看球賽,而在廚房,太太向婆婆展示了這個不尋常的新婚禮物,它不同於一般榨汁機的外型,讓她們展開了一段熱烈的討論,拉近婆媳之間的距離。

Juicy Salif顛覆了功能凌駕形狀(forms follow functions)的設計準則,以情感傳遞作為主要的設計價值。它不僅是一個榨汁機,更是一個漂亮的居家擺飾,代表了送禮者或是擁有者的價值觀。它的外觀讓人感覺新鮮又危險,讓人迫不及待的想拿出來炫耀、展示。它能開啟一段意想不到的對話,甚至讓人重新思考日用品的各種可能,誘發對設計和未來生活的想像。這些價值讓很多人願意忽視掉它功能上的缺陷,甚至沒那麼好用也成為它的賣點。然而,轉換成文化背景截然不同的場景,是否也能在商業取得同樣的成功?

讓我們想想,同樣的情境將場景換到台灣,故事可能有什麼發展。晚餐過後,先生和爸爸留在客廳看「世間情」。太太在廚房取出Juicy Salif送給婆婆,並興奮的解釋了它的用途。婆婆聽完後只詢問了價格(59塊美金),再充滿關愛地回應「么壽喔這榨檸檬的東西這麼貴!我用我這個就好了。你們不是才剛開始付房貸,還可不可以退貨?」,因而開啟了另一段麻煩的對話。

偏向High-Art的設計像藝術品一樣,和個別文化、社會價值觀密不可分。外星人榨汁機傳遞了獨特情感和意義,作為禮物的同時能促進人際互動,即使價格偏高,在盛行送禮文化的西方國家仍廣受歡迎。然而,在不那麼盛行送禮的國家,例如習慣在婚禮包紅包的台灣,這樣的產品就未必能取得商業上的成功。

義大利作為high-Art設計的代表國家,每年舉辦的設計展引領世界潮流,吸引各地設計師前往朝聖。然而,義大利最有名的設計品牌(包括Alessi在內)很多是規模不大的小店,它們旗下沒有許多專屬設計師,而是由公司負責人帶領品牌走向。這些負責人除了本身的文化涵養深厚之外,還會時常參加設計師、藝術家、建築師的交流聚會,對社會脈動和市場走向非常敏感。他們憑藉這些知識資本,去找到最合適的設計師合作,為產品開拓市場。因此,他們的設計往往能在社會上發揮影響力,扮演推動文化的重要角色。上述取得廣大商業成功的Juicy Salif的例子,就是Alessi經過精準市場琢磨之後,在產品設計完成後三年才推出的。

設計師若想從以High-Art作為志業,很重要的一點是讓自己沉浸於文化豐富的環境。這不表示一定去西方國家取經,捨近求遠。被新加坡權威雜誌《Surface Asia》選為「最佳新銳設計師」的台灣設計師駱毓芬,就以南投竹編工藝為底設計的家具,受邀參加2014年的「巴黎家具家飾展」。另外,台灣的琉璃、瓷器也都有國際知名的品牌。身在台灣的設計師,試著去深入探索不同的在地文化、工藝,培養對美感的敏銳度,也是為自己創造文化豐富的環境。

▲駱毓芬 古藝新織再生計畫(圖片來源:好樣思維)

▲駱毓芬 古藝新織再生計畫(圖片來源:好樣思維

Hi-Tech

靠近Hi-Tech光譜這一端的設計,科技是這類創意實現的關鍵要素,有時甚至是創意的主要驅動力。不同於Hi-Art,一個名人設計師就能自成品牌,這類型的設計技術門檻較高,設計師通常有一定的技術背景,共同參與研發過程,研發到設計密切合作,屬於集體的創造力,比起設計師個人,公司的品牌更能代表設計的成果。

最好用的吸塵器
傳統吸塵器以集塵袋過濾吸進來的灰塵,灰塵在袋子積多了,吸力也跟著減弱。Dyson的技術在於,它捨棄了集塵袋,用其專利的氣旋組件,旋轉產生離心力,將灰塵中的微塵和細菌分離,故能維持強勁的吸力。

Dyson吸塵器(圖片來源:Amazon)

▲Dyson吸塵器(圖片來源:Amazon

這個氣旋組件的製程不貴,所以當dyson的技術專利過期之後,各科技大廠也開始跟進,推出以氣旋技術吸塵的吸塵器。然而,Dyson並沒有因此而失去它的地位,原因是技術必須和其他產品設計的面向,如人因工程、材料等適當搭配,才能發揮最大的效益,達到更好的體驗。所以,其他公司即使握有同樣的技術,就是沒辦法做的跟他一樣好用。

技術革新需要大量投入大量的研發精力,Dyson吸塵器的設計師James Dyson在將dyson吸塵器引進日本之前,有四年是靠妻子支持,期間全力投入研發,才有後來的氣旋技術專利。幸好,大部分的產品設計不需要太高的技術含量,也能靠創新的設計,大大的改善人類的生活。

Hi-Life

Hi-Life的設計介於科技和藝術光譜之間,也是科技和藝術的應用,但是解決使用者生活上的問題、讓產品更好用才是這類設計的重點。

不用彎腰看的量杯

▲OXO量杯

▲OXO量杯(圖片來源:inclusivedesign

OXO design是一間以通用設計(universal design)為原則的設計公司,也就是說,他們相信好的設計是對所有人--包括左撇子、年長者、身心障礙者等少數人--來說都好用的設計。在這樣的原則下,任何尋常的用品,都有機會透過設計的創新,變得更好用。

使用一般量杯,我們必須彎腰才能讀出上面的刻度,但是對於一些年長者或腰部受傷的人來說,這一個小動作得要花上很大的力氣、甚至冒著受傷的風險。針對這樣的不便,OXO design設計了一款刻度是傾斜的量杯,倒水時不需彎腰便能俯視刻度。它微粗的橡膠材質握把,易於握持,而且手濕濕的也不會滑掉。這樣的設計沒有用到什麼先進的技術,外型也中規中矩,卻能為日常的行為帶來極佳的體驗。

未來的產品設計:情境優先

科技不斷演進,產品的內涵也越來越多元,除了實體的用品外,人們使用虛擬產品的時間也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物聯網的出現,讓一些不插電的物品,都連上了網路,人和這些物品發展出不同以往的互動方式。像易於攜帶的牙線盒改變了人們清潔牙齒的習慣,設計師設計這些未來產品的同時,也是在塑造人和物品的新的互動方式。

在本文舉的設計案例中,我們可以發現,無論偏向科技-藝術光譜的哪一端,成功的關鍵還是在於使用者的體驗,而人的感受是不能獨立於情境存在的。外星人榨汁機Juicy Salif在易用性上不及格,在某些情境和文化脈絡下,卻能創造獨特的體驗,而成為極佳的設計。

未來的產品設計將更多從使用者情境開始發想,不同情境下,人和物品、環境的互動關係。康寧玻璃在2012年推出的A day made of Glass系列影片中,就用一家人的一天,展示了從起床、工作上學、醫療到休息等不同情境下,玻璃(螢幕)如何輔助人類生活的想像。課堂的桌面是一個大的觸控面板,學生能在上面彼此互動、學習。在醫院裡,醫生藉由立體投影遠端觀察病人,讓病人所在的無菌室不會因為進進出出而受到污染。從情境出發的產品設計,不僅能落實「以人為本」的設計核心,也能為新科技的應用開創更多可能。

本文授權來源:Hsien-Hui Tang Medium〈設計的光譜-在藝術和科技之間〉

Share.

About Author

唐 玄輝

唐玄輝副教授現任台科大設計系,DITLDESIGN總監,雪梨大學建築學院設計運算與認知研究中心博士畢業,理論研究與設計實務並重,為台灣設計學會理事、人機互動學會監事與UiGathering理事,對於用戶體驗服務設計創新的教育、研究、實務有熱忱,其指導的設計案獲得多項國際設計大獎。 DITLDESIGN:http://ditldesign.sqsp.com/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