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公共服務

Featured
By
導正靠右讓左,找回站好站滿,不需蠻力,需要設計力

我相信只要善用設計力,多花點時間觀察旅人的行為,從中找到脈絡洞見,絕對有辦法突破,這是一個絕佳的社會設計議題,因為不僅攸關旅人的安全,設備的維護與公共空間的秩序,如何讓想要快速移動的旅人能透過互動情境與物件的引導,那個元素可能是地面的輸出物,也可能是一種聲響,或是光線及氣味,讓趕時間的旅人,能改變習慣大步走向樓梯走道,從此電扶梯就可以讓有需要的旅人安心且自在的站好又站滿,當然如下圖高雄捷運的琴鍵可能就是一個不錯的設計。

公共服務
By
將UX做到極致的德國公廁,年賺三千萬歐元,香奈兒、蘋果都搶著合作,他到底怎麼做到的?

瓦爾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從市民身上賺錢,所以分文不取,他賺的,是廁所內外的廣告費。瓦爾先在柏林根據地段要求,建立大大小小的公廁,為了讓自己的廁所更受歡迎,他可說是無所不用其極,比方聘請日本、義大利專業設計師,保證每一座公廁不盡相同,且趣味性十足,逼格滿滿。尤其是男性公廁,結合了動漫、模特兒等元素,延長市民在公廁的停留時間。

這個世界沒有死局,少的,只是創意。

Featured
By
Google建紐約為智慧城市 連資訊站也時尚

每個公用資訊站高約3公尺,提供多項服務,可作為電話亭、免費無線網路裝置、可攜式裝置電源還有交通指南。它配備有鍵盤、觸控螢幕、911緊急按鈕,但最重要的是,這些裝置都可供身心障礙人士使用。使用者可以透過公用資訊站上裝設的平板電腦,或是利用行動裝置連結WiFi,來使用公用資訊站上有的功能。也因為每個公用資訊站都提供免費的WiFi,紐約市將完整覆蓋在無線網路中。約有90%的紐約民眾認可這樣裝置,認為它是對城市帶來助益的提議。

Featured
By
文化差異 歐洲廁所標示大不同

廁所門上沒有男女H/D字樣,也不畫箭頭、十字、圈圈,更沒有🚻🎩👠圖案,只見一扇門上寫了個bla字,另一扇門寫了上百個bla bla bla bla bla……字。一目了然:一言九鼎,bla一遍就不輕易浪費唇舌的,肯定是大男人;而囉哩八嗦、喋喋不休、bla bla bla 說不完的八成是女人。這對女人的偏見太深了,我抗議!依我看,bla bla bla講不停的,應該是名嘴政客上的廁所,而bla一遍、廢話不多說就炸了的,該是給恐怖主義份子上的廁所。

Featured
By
美國政府機構創新 原來可以這樣玩!

過去,BRA員工工作術語集中在「dollar(錢)」、「floors(樓層)」與「square feet(面積)」,從來不考慮規劃對「人」的影響。從現在起,所有組織「語言」的視角將會發生改變,組織與員工會始終把「人」放在首位,讓大家明明白白看到城市規劃與發展如何影響到城裡的每一個居民。

Featured
By
用創意與廚藝改變小漁村的「日本海定食」

日本山口縣萩市的小漁村「三見」,有一群漁村媽媽,起初用漁港賣剩的新鮮雜魚為村裡老人家做便當,沒想到「事業」越滾越大,2010年4月開店以後,來客數從1.7萬成長到2014年的3.5萬人次。目前雇用了近30位員工,全部都是當地退休的婦女。在收益方面,2014年的營業額為5,600萬日圓,已經達到收支平衡。

發心單純、執行扎實,加上當地縣政府人員,竭盡心力為她們找資源,大家一起幫了老人、幫了漁夫、幫了村子,更幫了她們自己。

Featured
By
銀髮族為什麼不愛公園椅,要自帶塑膠小板凳?

由於台灣城市內的公園,往往強調了設計中「景觀」的面向,而不是真正顧及使用者的活動型態與需求。研究團隊觀察到,為補足這些設計上的不足,高齡者會發展出自己的解決方案,最常見的作法,是自己帶上輕便的塑膠椅,讓他們可以很容易地移動並圍成一個社交圈。

Featured
By
台灣也有的賣菜車,在德島變身行動式社會企業

2012年初德島丸號正式上路,主要負責第一線的移動販賣業務,成為長輩們的購物顧問;更與地方政府合作簽署區域「見守協定」,平時在販賣之餘,仔細觀察負責轄區內長輩的身體狀況與需求,有時更要因應不同情境提供額外服務,如協助接送、商品預訂、燈泡更換、信件寄送等等,充分發揮區域守護的功效,也透過總部媒合就業資訊,提供職缺給二度就業的縣民。

Featured
By
苗栗葛瑞絲香草田 以商業思維讓毒癮者自賺自救

為什麼自掏腰包助人戒毒?
因為劉志宏曾經染上毒癮十幾年、進出精神療養院二次,直到有信仰以後才戒斷。他立下宏願要幫助更多像他一樣被毒品糾纏的人們。

為什麼選擇農業?
三個人可以做農事,三十個也可以做。

為什麼種薰衣草?
他做過有機農業,發現生鮮的東西沒賣完就壞了。薰衣草煉的精油很好,可以長久保存,可以慢慢開發產品,很適合戒毒中心發展成事業。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