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會吵的不一定要糖吃,他可能只是想進廚房一起炒菜──MIX專訪數位政委唐鳳 談社會創新

唐鳳指出,我們常聽到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民間之所以有這麼多對策,可能因為一開始的政策其實不太對。」之所以推展總統盃黑客松、社會創新行動方案、沙盒、開放政府聯絡人機制等,「都是希望讓民間的對策能夠提到政策研擬的前期,等於讓對策去影響政策。第一個菱形發散的時候就參與,而不是在過時的設想裡面,做對策性的計畫。」

By

會吵的不一定要糖吃,他可能只是想進廚房一起炒菜──MIX專訪數位政委唐鳳 談社會創新

唐鳳指出,我們常聽到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民間之所以有這麼多對策,可能因為一開始的政策其實不太對。」之所以推展總統盃黑客松、社會創新行動方案、沙盒、開放政府聯絡人機制等,「都是希望讓民間的對策能夠提到政策研擬的前期,等於讓對策去影響政策。第一個菱形發散的時候就參與,而不是在過時的設想裡面,做對策性的計畫。」

By

「打通線上線下,店員是關鍵角色」─ MIX專訪李昆謀 談91APP協助實體零售轉型與推動虛實融合(OMO)之路

91APP 透過數位力量提供 UX 服務,同時突破購物體驗、銷售服務、零售管理三大斷點。「我們花非常大的力氣與時間投入到門市端做使用者研究。」李昆謀表示,「店員通常很抗拒數位工具,第一關就卡住。」嫌操作麻煩是表面原因,往下探究,「業績歸屬」時常牽動 OMO 能不能真落地。

By

做好IoT使用體驗,先從「生活情境」切入-MIX專訪IxDA Taiwan理事長李德俊,談物聯互動設計

「做新產品的時候,你不知道未來的人怎麼看待這件事情,包括他的需求從哪裡來。很多時候,你先推出一個東西,有一群人開始用了,需求才會跑出來。」他指出追流行的動機源自廣泛收集使用體驗,「我先把自己變成那樣的人」,有助設想時更貼近日後的狀態多一點,「這樣討論情境的時候就不會顫抖,因為你說的話就很真實啊。」

By

因為「我就是看到了」-MIX專訪方荷生深耕里長21年,做出國際來台觀摩的續食應用案例

單純的起心動念有時會引來想像不到的效益,例如法國家樂福基金會執行長親自來台致贈冰箱、冷藏車;以及若干餐飲集團表示願意提供生鮮續食。方里長點出,許多人倡議續食,卻「從來沒有省掉一公斤的菜」,相比之下,據協會官方資料,從 2016 年至 2019 年 3 月 15 日共計分享出約 11.5 萬公斤續食,效益很具體。

By

做好IoT使用體驗,先從「生活情境」切入-MIX專訪IxDA Taiwan理事長李德俊,談物聯互動設計

「做新產品的時候,你不知道未來的人怎麼看待這件事情,包括他的需求從哪裡來。很多時候,你先推出一個東西,有一群人開始用了,需求才會跑出來。」他指出追流行的動機源自廣泛收集使用體驗,「我先把自己變成那樣的人」,有助設想時更貼近日後的狀態多一點,「這樣討論情境的時候就不會顫抖,因為你說的話就很真實啊。」

不靠大數據,從粉絲的小數據讀出關鍵需求

當數位廣告投報率年年下降,全球對於保護網路隱私作為日益嚴格,要找到對的行銷推廣名單,難度越來愈難,於是,各方業者紛紛大談大數據的好處,企圖實現一對一精準行銷。但對企業或品牌來說,投資大數據勞民又傷財,想擄獲顧客芳心真的只有這條路嗎?

不靠大數據,從粉絲的小數據讀出關鍵需求

當數位廣告投報率年年下降,全球對於保護網路隱私作為日益嚴格,要找到對的行銷推廣名單,難度越來愈難,於是,各方業者紛紛大談大數據的好處,企圖實現一對一精準行銷。但對企業或品牌來說,投資大數據勞民又傷財,想擄獲顧客芳心真的只有這條路嗎?

不靠大數據,從粉絲的小數據讀出關鍵需求

當數位廣告投報率年年下降,全球對於保護網路隱私作為日益嚴格,要找到對的行銷推廣名單,難度越來愈難,於是,各方業者紛紛大談大數據的好處,企圖實現一對一精準行銷。但對企業或品牌來說,投資大數據勞民又傷財,想擄獲顧客芳心真的只有這條路嗎?

By

為什麼領先市場逐漸淘汰滿意度調查?

某家跨國領先企業滿意度達到 90%,管理層覺得沒有什麼改善空間,但是續約率卻不停下降,「明明業績很好、顧客也都對我們的產品很滿意,為什麼續約率卻一直下降?」管理層很納悶,於是利用 NPS 重新理解顧客忠誠度,結果分數為 -30%,顯示顧客並不如管理層所想的那般滿意而且支持,企業服務可能在某環節出了問題。

By

為什麼領先市場逐漸淘汰滿意度調查?

某家跨國領先企業滿意度達到 90%,管理層覺得沒有什麼改善空間,但是續約率卻不停下降,「明明業績很好、顧客也都對我們的產品很滿意,為什麼續約率卻一直下降?」管理層很納悶,於是利用 NPS 重新理解顧客忠誠度,結果分數為 -30%,顯示顧客並不如管理層所想的那般滿意而且支持,企業服務可能在某環節出了問題。

生活中的設計

趨勢專賣店│空間制作所高弘樹 用「人生故事劇本」對應伴與獨的住家設計需求

高弘樹笑說設計工作有相當程度「很像心理諮商」。像前面說到的分房睡,不一定是感情變淡,而是一方有打呼、夜讀等習慣,另一方忍受數十年,等到小孩都大了離開家,因為房間多出來而做些改變。夫妻還是住同一個屋簷下,這是「群」的部份,只是各自擁有更多「獨」的空間。

銀髮
教育
金融
公共服務
By

側寫「特公盟」- 一群非典型產品經理,讓你知道同理心有多難!

我不是個媽媽,但有幸透過「特公盟」的案例,能在角色上(大人的話就一定對嗎公權力法規就是絕對嗎?)、同理心與換位思考(我們是否過度自以為?)、以及資訊不對稱等獲得不同面向的啟發。給每位未來有機會參與設計的人們:勿輕易說出已實踐「同理心」與「換位思考」,因為在你真正投入前,這多半只是具有詩意的自我催眠。

城市

更多文章

1 2 3 ...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