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編私房菜】芬蘭盲人設計師 「摸」出抗憂鬱暖燈

0

我們很常聽到「用五感去體驗、去設計」,然而,「五感」這兩個字對芬蘭設計師Jukka Jokiniemi來說,有另一層解讀。

Jukka大學時候被診斷出視網膜退化,到了45歲那年徹底全盲。相較先天失明者,他多了對這個花花世界的視覺經驗,也多了從擁有到失去的痛苦。換成別人,可能深陷失落感難以自拔,可是他卻說「幸好」我喜歡航海,因為航海要靠整體感官一起運作才能進行,不僅僅單靠視覺,更需要感覺、平衡、聽覺、味覺、嗅覺;用東方人熟悉的宗教角度,六根少了眼,還有耳、鼻、舌、身、意。

距離學生時代第一次確診視力退化後35年,他參加了世界盲人航海錦標賽。

Jukka_20160414_3

It’s lovely that you can do something independently.

Jukka用「lovely」來形容獨立完成一件事的感覺如此美好,語氣和緩如風平浪靜,絲毫聽不到絮叨心路歷程如何起伏,更別提激昂熱血怎樣克服萬難才得以航行茫茫大海。我們不知道他是不是曾有難以接受、恐懼、憤怒的歲月,倒是清楚感受他在漫漫黑暗裡,摸出了一套和自己相處的方法,那裡面的世界,溫暖光明。

說來不曉得該覺得諷刺還是感動,尋常人眼裡自然的「光」,對後天失明的Jukka來說價值非凡,他認為世上正因為有了光,一切才顯得便利又安全,所以想動手設計燈,提供好的光線,讓大家生活更美好,還有,對抗北歐冬天缺少陽光而造成的憂鬱。

盲人設計燈?

Jukka提出設計需求後,合作夥伴會用各種材質做出樣品,交給他用「摸」的來判斷合不合適。

I can see it with my fingers.

Jukka_20160414_2

影片裡,看他仔細觸摸樣品的模樣,你會知道他講的「see」同時包含了看見與理解的意思,甚至,能想像成品好不好看、該搭配多少亮度的燈泡、光怎麼反射、放在家裡會有什麼氛圍、人會有什麼感覺……,精密彷彿測光表!

事情還沒完,他不只開公司設計燈,聘請的第一個員工也是視障同胞,大家都以為他頭殼壞去,但是當家電大廠也開始做同類型產品,才明白他走在市場前端的「遠見」──對於光的渴望和理解深度,還有誰比視障者更清楚?

Jukka_20160414_1

反過來說,當明眼人基於同理心來體貼視障者,卻沒想過視障者可以回過頭來主動體貼明眼人。在不見陽光的北歐永夜,強勢弱勢、明眼視障,或許並不那麼一刀兩分。

「Without light, you can’t see anything.」

對比片尾Jukka親手挑選建材的度假屋,我相信,他的心眼比誰都清澄透亮。

Jukka_20160414_4

©vide.tw


訂閱 vide 最新訊息: vide 臉書粉絲頁 http://facebook.com/videmedia

Share.

About Author

vide 編輯群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