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栗葛瑞絲香草田 以商業思維讓毒癮者自賺自救

0

文/阿桂

走進葛瑞絲香草田,這裡看起來和一般的香草農場沒什麼差異,這裡種了兩萬株薰衣草、和兩千多棵澳洲茶樹,有美麗的花海開放參觀,也設有販賣部出售農場栽種的薰衣草所提煉出的精油與精油產品。然而與其他農場不同的地方是,這是台灣唯一專門雇用戒毒者的庇護農場。

目前在台灣,各地都有公私立的戒毒收容單位。這些收容單位提供支持的環境,協助毒癮者度過艱辛的退藥期,並維持一段長時間不碰毒品,但這只是戒毒的第一階段;第二階段的中途之家,訓練工作技能,逐步協助毒癮者融入社會,在台灣卻非常少,葛瑞絲香草田就是這少數之一。[1]

「台灣政府重視反毒,卻不重視戒毒工作。」創辦人劉志宏傳道說。他從事戒毒工作十二年,前後投入成本已有上千萬之譜,他靠教會的協助、家人的支持、甚至把房子拿去貸款,艱辛地走到今日。四月盛開的薰衣草花,像是在讚頌他多年的經營歷程。

 Grace01▲每年三到五月中旬,由戒毒更生人照顧的花田裡開滿了紫色薰衣草花。

劉志宏年輕時有段荒唐的過去:他染上毒癮十幾年、進出精神療養院二次,都無法把毒品戒除,每次甫從醫療院所出來,就再回去找毒品。直到第三次進了基督教晨曦會戒毒所,才因有了信仰,而不再碰毒品。沒有人比劉志宏更了解被毒品綑綁的苦痛,他立下宏願要幫助更多像他一樣被毒品糾纏的人們。

「幫助一個吸毒的人把毒戒掉,就能讓一個破碎的家庭恢復昔日的笑容,特別是那些毒癮犯者的母親。」劉志宏說。

戒毒失敗的主要原因:失去尊嚴的生活

任何人只消上網查一下資料,可以發現戒毒的成功率非常低,僅一到兩成,也就是有八至九成的毒癮者,都會在治療結束後再次施用毒品。為什麼毒品這麼難戒?劉志宏以自身的經驗,與從事戒毒中心十一年工作觀察,告訴我們主因:回歸社會的困難,以及失去尊嚴的痛苦。

碰過毒品的人,幾乎找不到工作,「現在大學生找工作都很難了,何況是他有煙毒背景,哪一個老闆敢用?別說老闆,自己家人也不敢用。」即便是工作找到了,融入職場更是不容易。別人若知道此人有煙毒背景,多半會遠離。因此就算有決心戒毒,在機構裡一年半未碰毒品,再回歸社會,往往四處碰壁,許多人在現實生活裡遭受嚴重挫折,就再去找毒品。

「如果有地方可以安置他,他有工作,也有收入,這樣才會有尊嚴。他的生命裡讓他感覺生存得沒有尊嚴的話,他一定自暴自棄,回到他舊的環境去尋求認同。」劉志宏說。

一個年輕人之死

一開始劉志宏也只從事第一階段戒毒工作。他成立恩福會戒毒中心,收容戒斷毒品的人。戒毒中心從不強制成員來去,想戒就來,來就要遵守規矩,毒癮者常碰的菸、酒、甚至檳榔均要禁止,若想離去也不會強制留下。更生人在這裡免費吃住,度過痛苦的退藥期,最多可住一年半的時間就得離開,以服務更多的人。

約莫七八年前,有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來到收容所,他是家裡的獨子,劉志宏以「表現優異」來形容這個年輕人的戒毒過程。

一年半的時間過去,年輕人原本不想離開,但當時沒有中途之家可供安置。他離開後不到一年,劉志宏收到通知,說這名年輕人過世了,當劉志宏去參加喪禮,寡母執著劉志宏的手,痛哭下跪,道歉自己沒把兒子照顧好,給劉志宏很大的震撼。後來法醫驗屍時,發現他手上只有一個針孔。「他不知道經歷了什麼樣的挫折,才回去找毒品。」劉志宏回想起這段往事,迄今仍會眼眶泛淚。他從此下定決心,要將重心放在第二階段戒毒工作。

「第一階段很多人在做,但第二階段中途之家的工作比較沒人做。」劉志宏檢討起這十幾年的戒毒工作,覺得戒毒失敗最大原因,還是在於更生人找不到工作。「我們就想能不能在我們自己的系統裏頭有一個事業,提供給他們工作機會,訓練他們一技之長。」

Grace02▲在薰衣草育苗的網室外,劉志宏抄起地上一盆玫瑰天竺葵,告訴我這是農場另一個重要的精油原料。

找一個適當的產業,來支持戒毒更生中途之家

劉志宏經過七、八年的嘗試過程。這七、八年來,劉志宏嘗試開辦過許多職業,包括燒臘店、有機農場、早餐店、韓式烤肉店,曾訓練出五、六個烤鴨師傅,然而這些年嘗試的結果,他認為餐飲業不太適合拿來做第二階段戒毒工作,理由是能提供的工作機會太少了。「因為櫃台一次最多站四個人,再多也不行了。」

他發現從事農業是很好的方式,「你三個人可以做農事,三十個也可以做農事嘛!」因此他開辦有機農場,種植高麗菜、草莓等等。但時間久了,他也察覺到有機農場的缺點:「生鮮的東西,沒有賣完就壞了,沒辦法長期保存。」最後,他決定種植薰衣草。

Grace03▲戒毒者宿舍一景,在這裡戒毒者共同生活,彼此陪伴,一起度過痛苦的戒斷期。

「薰衣草是很好的東西,它提煉的精油很好,可以長久保存,縱使十幾二十年都不會壞,越放還越純,可以慢慢開發產品,很適合我們戒毒中心用這個發展成事業。」劉志宏和我們分享。

台灣沒有本土的薰衣草品種,劉志宏經過多年的經驗,逐漸馴化出適合台灣生長、可大量種植的品種,這也是多年來經過薰衣草母株一代代的適應環境,獲得的成果。「一般的農民,前五、六年砸成本下去種植,沒有資金回收,才不會有人要做。那是因為我們做戒毒中心的工作,一邊做戒毒工作、一邊研究這個,種了七年,才能得到馴化的薰衣草株。」劉志宏說。現在,鄉公所、農會還希望他能釋出技術,將種植薰衣草的經驗帶給地方農民,打造在地的特色產業。

他山之石:新加坡的戒毒工作經驗

從事這麼多年的戒毒服務工作,詢問他對台灣的戒毒工作是否有任何建議?劉志宏一打開這個話題就停不了。他舉了受邀至新加坡戒毒收容中心分享經驗為例,告訴我們根據他的觀察,新加坡能將毒品控制在很小的範圍內的原因。

在新加坡,除了對持有毒品世界知名的嚴刑峻法外[2],新加坡政府的戒毒工作比較細緻,拿政府戒毒單位裡的信仰課程來說,世界各國的戒毒單位都會安排信仰課程,在新加坡,毒癮犯會依各自的信仰來分班,基督教、伊斯蘭教、天主教、佛教均有各自專屬的班級,並依宗教請傳教師授課。

別小看依宗教分班的小小動作,「信仰不是唯一的戒毒方式,但是常常是很重要的一種力量。」在台灣,毒癮犯不管本身是什麼宗教,統統混在同一個班上課,「基督教進去教導聖經就把佛教的推翻了,佛教的進去又把基督教推翻,標準莫衷一是,對他們沒有幫助,反而還有害處。」劉志宏說。信仰原本能成為毒癮犯的一種支持力量,但經過不同宗教教義的相互擺盪,原本有的一點點宗教的支持或牽制,出了戒毒單位反而變得完全沒信仰,而少了一種牽制的力量。

最後,新加坡政府對民間戒毒機構,有完整的評估機制,並公開大力支持效益良好的民間戒毒中心。拿劉志宏參訪的「援手之家」來說,新加坡政府以便宜的租金(1塊錢新加坡幣),租出廢棄的高中校舍,以收容更多毒癮者。若政府如此公開大力支持,民間單位的募款也將得以順利進行。有了場地、經費,從戒斷期到中途之家、到輔導就業,就會有完整的體系內運作機制,即便是在政府機構戒毒失敗,毒癮者仍能選擇到民間單位,接受良好並完整的戒毒輔導。而這些,也是目前台灣所缺乏的機制。

「戒毒工作是一系列的工作,新加坡的作法,是採取非常人性化的方式,這些毒癮犯,台灣則是充滿歧視的。」劉志宏感嘆。

過去甚至有企業主拒絕他的募款,理由是認為這些毒癮者不值得拯救。但他認為,這些毒品上癮的人們有些是很想戒的,只是暫時失去工作能力,給他們機會,尤其是年輕人身強力壯,仍有工作的產值。可惜的是,根據他的經驗,越年輕越難完全戒除毒品,主要的因素就是缺乏戒毒庇護工場與中途之家,年輕人受不了四處碰壁,乃至自暴自棄,最後又回去找毒品。

Grace04▲信仰不是戒毒唯一的方式,但常常扮演重要的角色,在戒毒工作中,也應顧及受刑者各自信仰的歧異。

未來的展望

帶領幾名戒毒者,經營葛瑞絲香草農場,劉志宏覺得要讓大家「以自己的雙手賺錢」。「以自己雙手種出的薰衣草,煉成精油,做成精油產品,我們用一個品牌來行銷,國人喜歡我們的產品而來購買使用,對我們弟兄不就是最大的鼓勵嗎?」

目前農場共三甲地,他希望未來能走向擴大經營。如果有二十甲地種薰衣草,大概需要十五個正式職缺來整理,北部如果有三個這樣的據點,就可以提供四十五個正式職缺,此外還能提供中途之家職業訓練。如果有更多人像他做這樣的事,就可以讓一百個度過戒斷期後,無處可去的更生人,有得以接受職業訓練、乃至安置就業的去處。「而且這些人都是專業的,有專門的技能,他們都還可以再回去回饋社區,幫助像他們這樣戒毒的人。」劉志宏細數著他理想中的戒毒系統。

此外,農場的產值如果良好,還能再將注意力放回原先作的第一階段安置。「我們做第一階段戒毒工作,免費收容戒毒者,一個人一個月的開銷大約是三萬元,我之前每個月都在籌幾十萬的經費。所以單靠像我們這樣有心想做的民間團體,根本不可能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一起做。」劉志宏說,薰衣草田是到這兩年才有明顯的成果出現,還不到「做起來」的地步,但希望有朝一日農場的收益,能回頭去照顧第一階段戒毒工作,讓當初因年輕人之時所萌生的理想實現。

「像我們這樣的人在社區,妳相信嗎?走在路上哪個人吸毒,我們一眼就能看出來。」劉志宏笑著說,他認為他們能協助這個社區,看住染上毒癮的人,也能以過來人的經驗,影響他們走向正途。

「內湖那個命案,如果那個嫌犯是吸毒的人,住在我們社區的話,我們就能協助看著他。如果他想戒,我們也有地方安置他,從戒斷到中途之家,也許就不會有那樣的慘案發生。」

當我們致力於反毒之際,對於那些已經上癮的毒癮犯,我們是否已盡其所能在他們需要協助的時候伸出援手?或是等下一次震驚國人的案件發生了,繼續將他們踢到社會的邊緣?葛瑞絲香草田的例子,或許能給予我們啟示。

注釋:

[1]劉志宏傳道所創辦的基督教恩福會,將戒毒工作分為三階段。分述如下:

第一階段為戒斷期,提供免費住宿,毒癮者在此階段度過退藥期,養成穩定的日常作息,並提供信仰課程;第二階段為中途之家,仍提供免費住宿並發放零用金,每天部分時間至庇護工場,做較簡單的職業訓練工作,考核三個月後,工作態度良好,則提高工作時間與零用金額度,以確立良好的金錢管理與生活習慣;第三階段為就業安置階段,提供通過第二階段的戒毒者正式就業的職場,依勞基法規定雇用戒毒更生人成為員工,更生人可選擇搬離機構自行生活。

本文中的葛瑞絲香草田,是第二階段的庇護工場。劉志宏另開辦「更心園」中途之家,提供第二階段戒毒者住宿場地。

[2]新加坡持有毒品的法令非常嚴格。根據新加坡MISUSE OF DRUGS ACT,運輸(trafficking)超過2公克海洛英、3公克可卡因、或15公克的大麻,就會被假設為有意運送該毒品。而持有超過15公克海洛英,即可判處死刑。台灣的法律相對輕很多,持有一級毒品,則是三年以下或拘役。

本文授權來源:新作坊

Share.

About Author

新作坊

新作坊是推廣國內外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的資訊交流平台。期待以我們所在的土地、記憶、文史作為底蘊,連結至當代的社會脈絡,與在地居民一起發現議題,尋求解決方案。  新作坊網站:http://www.hisp.ntu.edu.tw 新作坊FB:https://www.facebook.com/innovationnpractic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