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物成功學:問題不是「可不可以」,而是一切是否「真實」!

0

文/ 林承毅

(圖片來源:熊本熊官方部落格)

9/2 無心插柳的那篇「肚子裡的正妹,將成為熊讚最後的送行者」引起了諸多的討論,似乎在 PTT 也引發了一些論戰。由於諸多論點屬於不同脈絡,我想不在同一個基準點上,如何就此無端的一來一往,很容易陷入口水之戰。簡單說美日對於吉祥物的定義、詮釋、操作以及應用,本就屬於不同發展體系,這之間沒有誰對誰錯,更沒有誰優誰劣的問題,如果真的要說,就是文化性造成不同。但再如何存在歧異,當我們論及吉祥物議題,絕對不能不珍視在上篇文章所一再提到的真實性(Authenticity)課題。

大家應該還記得我在正妹那篇文章中有提到一句話:

「吉祥物的存在,立基在『真實』的基礎下,失去這點,他只是一尊無生命的玩偶,而這正是吉祥物體驗設計的本質。」

從有形體來看,創造一隻吉祥物,可說一點都不難。只要請設計師創作出一個眾人認可還算討喜可愛的造型,接著請一間吉祥物製作公司,順利的話約一個多月,就可以將一隻吉祥物偶創造出來,但問題往往發生在創造之後。

缺乏整體性的體驗設計規劃思考,角色的個性?角色的動作?角色的情境?角色的互動…造就台灣,甚至日本,各地充斥著如同跑攤藝人般的吉祥偶。撇開角色造型不談,這些「偶」是典型的一期一會,也就是每次你看到他都是在活動現場,至於其他時間,則多半靜悄悄的躺在倉庫的箱子裡頭。這樣的吉祥物就是隻無生命的玩偶,而少的那一塊,就是吉祥物的根本,一種體驗真實性的靈魂。

關於吉祥物體驗設計細節,容另文再談,在這邊想先來談談,支持吉祥物存在之鑰的靈魂 –「真實性」這件事。不可否認,吉祥物本體就是被創造出的角色,因著林林總總功能性需求,而有了創造「新」代言人的必要。雖說是無中生有,但其中必定有所脈絡連結,最終讓一個擬人化角色誕生。

無論角色造型為何?可愛與否?背後的存在邏輯就是創造出一種「虛假的真實」。所謂虛假的真實,就是如何讓創造出的仿人形角色,如同被賦予靈魂一般激活了過來。透過總和性的體驗設計,讓角色進入人們的生活,與人親近,相互互動,進而認同,自然入迷,產生共感,當感動成為自然而然,這樣外顯虛擬但內在真實的角色,將被順利接納,成為寄託或牽掛,當一舉一動都能引起目標受眾的關注,代表吉祥物的存在創造了意義。

而這個意義的產生,完全落實在真實性的體現上,尤其隨著一次又一次的展演及露出,每一次的露臉與觸達,其實就是一種類真實性的驗證。當我知道熊本熊今天又在什麼地方出沒,還騎著腳踏車呢!而上週日才調皮地跟一群老伯泡溫泉。這樣的情境表現,一再出現在我們的手機載具或聊天的話題當中,我們會漸漸忘去,他其實是一個被創造出的虛假角色。但因為這種當真對我們充滿意義,因此自在地入戲,不僅是種樂趣,也能讓人跳脫日常,找到一種油然而生的幸福感,這樣的情緒背後,體現另一種真實性。

想想看,每一個互動的接觸,都能讓現實生活中的你我找到一種簡單的開心感,這樣的感受,可讓人暫時跳脫現實生活的磨難。就因為這些虛構人物的純粹與療癒感,總能讓人找回一點幸福,而這不就是當代最需要的體驗思維?也因此,人從而找回赤子之心,找回勇氣與力量,我想這應該是吉祥物被喜愛的一個理由。

而為了保有這樣簡單的「純粹感」,「真實性」的守護,就成為首要之物,這讓我回想到自己兒時的一段記憶,忘記自己到國小幾年級,一直有在聖誕節掛襪子的習慣,因為那時候小朋友的我「深信」,只要我提前掛好襪子(總是貪心掛長襪),聖誕老公公一定會來。這樣的美好經驗的確屢試不爽,直到某一年的聖誕前夕夜晚,因為睡不安穩,就隱約有感受到有人接近床邊,並小小聲的將一包進口的糖果塞入襪子中,在整個過程中,我不敢動,但當那位聖誕老公公完成任務,準備離開之時,還是好奇地張開微弱的雙眼,看到原來是自己的父親,我還記得自己躲在棉被裡流淚,除了感動爸爸的用心外,也是宣告著一種幻滅…

當這個不經意的「破口」產生,這齣戲也隨之落幕,「真實性」的破滅就是最終的結局。長大之後,多次想過這段記憶,總是認為如果可以選擇,我寧願選擇繼續沉浸在這樣看似虛假。體驗真實的過程中,對於一位小朋友來說,這是屬於他一期一會的節慶體驗,沒有人在乎聖誕老人是真是假,但我們在乎這樣的事實,文明社會中,如果能多存在這一類返璞歸真般的虛假,只看過內容表現上的真實性,能帶給我們多一點的想像力,創造力與活下去的勇氣

而我相信不只是小朋友需要,大人們更是需要,而這也是吉祥物能不因時代改變而減少,反而與時俱進不斷被創造的理由。

回到上篇文章所談的,的確吉祥物操偶師的行規很重要,但我們更可想想,為什麼在吉祥物大國日本,或是迪士尼存在這樣的規範且大家奉為圭臬?背後的邏輯,不正是為了要守護吉祥物被創造的真實性價值嗎?所以,上一篇文章並不是為了要責備那位在世大運期間辛苦扮演熊讚的正妹公務員,而是想透過這個例子跟社會大眾溝通。

當一個角色被創造出來,就成為大家共同的事情,我們必須為了他的存在,而共同守護一種真實性的價值,一切的意義始於是否「當真」之上,別輕忽任何破口所帶來的殺傷力,因為,當潘朵拉的盒子被任意掀開,熊讚的存在,不再是那麼純粹,不僅破壞的是小朋友的夢想,也會讓迷哥迷妹們產生疑惑。就讓可愛吉祥物們一直活在他們的異想世界中吧!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在鬱悶的日常生活中,自在跳脫融入其中,而這正是療癒系吉祥物存在的使命與價值,不是嗎?

當我們能體認到這一點,問題就不會是「可不可以」,可不可以讓正妹操偶師被知道?可不可以讓幕後團隊被看見?而是他們的出現是否能讓吉祥物更顯真實,還是會衍生更多的疑慮。如果我知道裡面有正妹,未來再看到熊讚,到底要不要熊抱?這樣的猶豫,好不單純且不自在。所以到底他是熊讚?還是披著熊讚皮的正妹?這樣的不純粹,是我感到疑慮之處,如此之來,熊讚的世界,還是那個我們所期待的本真世界嗎?

別忘了,說好要一起守護「虛假的真實」的約定。

歡迎進入吉祥物的世界。

授權來源:☆吉祥物成功學 #1☆ 問題不是「可不可以」,而是一切是否「真實」!

Share.

About Author

林 承毅

林事務所服務設計師,曾擔任產業顧問、大學講師及書店店員。有著一顆未滿的好奇心,因此註定了無法畢業的「雜學」修行,多年以來,優游於人文、社科、商業、藝術及設計領域,並帶著人文關懷的溫度,與世界進行對話。人類學家深刻的洞見力為其武器,爬梳人物境活動間的互動,解析符號及象徵背後的脈絡線索,透過體驗創新設計的觀點,積極投入社會創新改造運動,唯有不拘型式的投入,才可共創這個世界的美好。歡迎與我交流 takeshi18jp@gmail.com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