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goro 視覺設計總監葉權鋒:把事做對很好,能做到「好玩」更讚!

0

文/ 鄧文華

參與 MIX 第 3 年,籌備過程裡聽過多次要找 Gogoro 的人來分享,每年都沒下文,這回邀約到視覺設計總監葉權鋒(Jeffrey),本來第一個問題就要問為什麼會答應,沒想他先說了這些年很多單位找他們分享,但 Gogoro 直到今年覺得有做出點東西才接受邀約,「說的比做的簡單,你還沒有真的把它做出成績來的時候,說再多都沒有用。」品牌如人,這個開門見山的態度,令人有些不一樣的期待。

Jeffrey 表示,Gogoro 的設計團隊分兩塊,一塊是做產品硬體為主的工業設計(Industrial Design,簡稱 ID),一塊是他帶領的應用介面設計(User Interface,簡稱 UI),儘管一般說 UI 通常指軟體,例如車子介面、手機 app 介面到電池交換站介面,不過實際上與品牌體驗相關的網站、廣告、活動、展覽、通路門市和宣傳印刷物等,所有代表 Gogoro 形象設計與製作都包了,他謙稱在一家新創公司裡,資源有限,自己做掌控度更高,也更快更省,而作為在行銷與產品之間的溝通橋樑,他與 ID 團隊共同打造 Gogoro 給消費者的完整體驗。

細膩體驗設計 牽引全球戰略布局

「體驗」這些年從冷灶變顯學,誰都能說上一嘴好菜,他沒等我發問,立刻切入實例,比方車用儀表板介面、按鍵識別到車身內外圖示,都在統一的設計語言之下發展,包含煞車卡鉗銘板也納入考量量,「我們的卡鉗美到可以放在桌上當設計品擺飾。還有,換電池跳起來的力道與聲音,也是經過精密設計的。」至於電池交換站的設計,將電池微微向上傾斜方便使用者拿取,也是基於體驗,就算在空間利用率上吃點虧也不要緊。

▲ 電池交換站的設計兼顧美學與人體工學(圖片來源:Gogoro)

對比許多廠商以成本為優先考量的慣性,這樣操作真的沒關係嗎?

這要回到 2015 年 Gogoro 1,Jeffrey 說,當時上市目標在樹立新標準,做出世上獨一無二的 Smartscooter®,例如全鋁合金車身、100%台灣製造,一來都是汽油機車(簡稱油車)看不到的,二來 Gogoro 是將自己當成「運用能源的科技產品」而非傳統機車,行事風格與大眾既有認知有些差異,「我們在設計上不容一點妥協,學到的經驗則讓我們知道如何控制成本。」這句話的意思是,先創造屬於自己的設計語彙,得到市場認同以後,再取其中「DNA」衍生發展來控制開發成本,好比最有辨識度的 LED 車頭燈,就是一例。

算盤人人會打,各有巧妙不同,攤開 Gogoro 投資人關係,有尹衍樑、Panasonic、 Generation Investment Management LLP、淡馬錫、法國 ENGIE 集團、住友商事集團,不會沒有成本觀念,然而著眼最深自然是全球能源賽局。

試想,假若能在東南亞每千人機車密度第一名的台灣,提出另一種短程移動選擇,透過科技經驗去使用新的交通工具,既可降低空氣污染,又能作為「創新使用能源」好案例,對推向全世界有多大幫助?不過只談環保稍嫌侷限,不如把理念轉化成好玩事件,讓更多人參與。Jeffrey 談到,在一次與創辦人暨執行長陸學森吃飯過程裡,大家邊吃邊聊,抓了餐紙隨手畫下遊樂場雛形,然後就成了去年讓 Gogoro 2 一戰成名的體驗活動「Gogoro Wonderland」。

▲ 邊吃邊談的草圖,成了體驗活動雛形(圖片來源:葉權鋒)

用「好玩」先搶心佔率,才有市佔率

Gogoro 2 定位走親切路線,與樹立市場新標準的 Gogoro 1 不同,希望每個人都能輕鬆擁有,Jeffrey 形容像糖果般甜美繽紛,他們在做網頁、拍影片的時候覺得,需要讓消費者到店前就感受產品實體上的好,因此想到要將活動設計成遊樂場,台北、台中、高雄都能玩,於是找了場地、做了視覺設計,問題來了:考量安全問題,不能真的給客人騎車,那要怎麼體驗騎乘感?

他們做了幾件事,例如:

  1.  更快速:結合 VR,讓人在安全前提下,感受身歷其境的加速與過彎。
  2. 更堅韌:將卡車等級的避震彈簧直接鎖在車體結構上,如同公園裡的跳跳馬,雖然車子不能騎走,卻真的可以壓車,同時傳達車體結構堅強。
  3. 更乾淨:用 Gogoro 2 當火車頭,由工作人員來騎,拉動載著小朋友的聯結小車,不僅顯示扭力夠大,更吸不到任何一丁點廢氣。

結果活動非常成功,在塑造有趣的文化裡,讓本來沒接觸過電動機車的各年齡層朋友都玩得開心,從北到南、從線上到線下,「不論任何管道,都帶來一致的興奮體驗。把事做對很好,能做到『好玩』更讚!」透過有趣的互動裝置,體驗 Gogoro 如何更聰明地使用能源,「我看到未來的下一代,正親身參與這樣的改變。」

▲ Gogoro Wonderland將科技融入生活,一家大小皆宜(圖片來源:Gogoro)

能做設計又兼顧行銷成效,Jeffrey 認為在台科大念資訊設計做眼動儀介面的研究時,製作過一個賽車遊戲的案子,給他很大啟發。因為賽車遊戲的節奏非常快,儀表板要呈現的資訊又多,怎麼讓玩家在半秒內就抓到重點,非常考驗設計能力,連帶影響他後來思考如何透過介面作為溝通的橋樑。如今在 Gogoro,做的也是溝通橋樑,比方手機功能怎麼跟車子溝通、車子怎麼跟電池交換站溝通、所搜集到前台的資訊如何與後台的跟控制中心溝通……等,內外都要做到環環相扣。

面對挑戰 Don’t ask ‘Why’, ask instead, ‘Why not’.

1981年生的 Jeffrey,講話不疾不徐,陳述事情的「理念感」明顯,談到碰上挑戰的時候,好像機車騎過小石頭,彈跳一下就過去了。能說得舉重若輕,多少得歸功於曾在 HTC 參與過 Desire、Hero、One、Sense 等機種的介面設計,也跟西雅圖 Innovation Lab 連線,一起設定 UI/UX 框架,或者與 Google 開會討論設計事宜,所以當美國前副總統、永續能源發展基金會創辦人高爾(Al Gore)來訪,也是他代表部門做簡報,在 5 分鐘裡「說一個故事,讓他懂你做了什麼、產生什麼影響。」

哇,對高爾簡報,要花很多時間準備吧?

Jeffrey 笑說並沒有,由於一直都在做自己相信的事,加上 Gogoro 不同於台灣傳統公司,「很會說故事」,順著平常做事方法就好,沒有刻意考前衝刺。「有時候,做很多事情再累,你只要知道它是對的,就不會覺得它累。我們是因為認同這樣的理念,所以驅動一些成果出來。」

在手機業還很輝煌的年代就跳來「做電動機車」,問他待在這兩種環境的感覺,他毫不考慮,「如果再有一次機會,我還是會做同樣的選擇,太好玩了!」他在手機業時從沒想過有一天會做介面設計以外的事物,更不用提能經手預算千萬的案子,當冒險機會擺在面前,「Don’t ask ‘Why’, ask instead, ‘Why not’.」與其問為什麼,不如問為什麼不放手一搏。

查了一下,這話來自美國歷史人氣超高的前總統甘迺迪(John F. Kennedy)所說。如果沒記錯,Jeffrey 是 MIX 歷年來第一位引用世界級政治領袖名言的設計人

▲ 高爾(左)共同創辦的世代投資管理理公司(Generation Investment Management LLP)也是 Gogoro 股東之一;圖中為 Gogoro 執行長陸學森(圖片來源:Gogoro blog

※ Gogoro 視覺設計總監葉權鋒現場演講「改變世界的 Gogoro,讓設計不只是設計」 就在 MIX 2018:http://mixconf.tw

Share.

About Author

vide 編輯群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