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社會設計

Featured
By
因為「我就是看到了」-MIX專訪方荷生深耕里長21年,做出國際來台觀摩的續食應用案例

單純的起心動念有時會引來想像不到的效益,例如法國家樂福基金會執行長親自來台致贈冰箱、冷藏車;以及若干餐飲集團表示願意提供生鮮續食。方里長點出,許多人倡議續食,卻「從來沒有省掉一公斤的菜」,相比之下,據協會官方資料,從 2016 年至 2019 年 3 月 15 日共計分享出約 11.5 萬公斤續食,效益很具體。

專欄
By
美國國際設計傑出獎(IDEA)唯一亞洲評審李盛弘:作為設計師,你心裡關心的東西,要遠超過眼睛看到的

李盛弘的資料不難找,搜尋名字,會得到一大串和設計獎有關的資訊,包括美國國際設計傑出獎(IDEA)金獎、德國百靈設計獎(Braun Prize)、美國 Core77 設計獎、德國紅點(Red Dot Design Award)金獎(Best of the Best)、星火國際設計獎(Spark Design Award)、歐洲產品設計大獎(European Product Design Award)金獎、德國 iF 獎、戴森設計大獎(James Dyson Award)……,加上學生時代在成功大學雙修工業設計和電機工程,有文章更是直接以「學霸」稱呼。原以為學霸揮灑才情渾然天成,訪談時才發現,得獎只是他和自己賽跑的一小部分而已。

設計
麥可・波特的醫療革命牽動高齡醫學 制定新規則的亞洲代表在台灣

波特認為,數十年來,醫療照護體系都在錯誤的層次上競爭,例如提計畫、爭點數、省成本,但真正具競爭力之處應是醫師診斷、治療,以及預防疾病及其後續併發症。然而,在現代的醫療體系中,卻瘋狂追逐議價能力及轉移成本的零和競爭,而非為病人創造價值。所以 ICHOM 主張要有一套全球通行的醫療服務品質標準,既衡量各病症治療結果,又提供良性競爭參考。

公共服務
By
「天賦城市」互助精神: 憨兒創作世大運周邊商品 街賣者看見路人需求

「試想今天突然下雨,你身上卻沒有雨具,一名街賣者迎面而來,不是拿著面紙對你說『請幫幫我』,而是遞給你一把愛心傘。他看見你的『需要』所以幫助你,他不再只是『受助』的角色,你們之間存在的是城市互助的精神。而當你要歸還愛心傘時,能夠輕易的在街口找到街賣者,信任感就能從此慢慢建立起來。」

交通
By
共享經濟再思考:大平台的補貼戰 vs. 小社區的真關心

在共享經濟經營上的各項議題中,「社會連帶」的概念有相當的重要性。諸如「向鄰居借電鑽」的例子,充斥在這一波的浪潮中。在共享經濟描繪出獨特的意象中,我們不只是向別人借用、和別人分享所有物而已,我們會更進一步結交朋友、獲得獨一無二的體驗。沙發衝浪(couchsurfing)不僅是一個借宿的體驗,也包含一起共進早餐,暢談旅遊的所見所聞。

公共服務
By
城市居大不易 設計師用「地瓜社區」改變弱勢族群生活

離鄉背井到北京工作賺錢的「北漂」,租不起地上的房子,轉而居住到地下空間成為「鼠族」,居住在陰暗潮濕的地下秘密巢穴。「地瓜社區」獲得2016 年 DFA 亞洲最具影響力設計獎大獎,他們改造北京閑置的地下防空洞,並幫助社區居民利用自己的知識技能為社區提供服務,拓展自己職業發展的可能性,營造溫馨的社區文化。

Featured
By
「奧運獎牌,算我一份」2020 東京奧運社會設計行動

當你想到在不遠將來,家裡的手機將從搖籃到搖籃,變成世界頂尖選手脖子上獎牌的一部分,這樣的參與感,絕對會讓你願意打開抽屜,把不用的手機或小型電器大方地捐出來,參與感與儀式性意義,造就這樣活動能成功的主因。從東京的例子,也讓我們看到社會設計實踐的可能,只要能有效察覺人們在行為背後所透露出的脈絡,從這些洞見出發,思考創新提案,用庶民的語言,讓這些好點子都能落地實踐,最終的產出絕對是能展現多方共益的經典設計。

公共服務
By
將UX做到極致的德國公廁,年賺三千萬歐元,香奈兒、蘋果都搶著合作,他到底怎麼做到的?

瓦爾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從市民身上賺錢,所以分文不取,他賺的,是廁所內外的廣告費。瓦爾先在柏林根據地段要求,建立大大小小的公廁,為了讓自己的廁所更受歡迎,他可說是無所不用其極,比方聘請日本、義大利專業設計師,保證每一座公廁不盡相同,且趣味性十足,逼格滿滿。尤其是男性公廁,結合了動漫、模特兒等元素,延長市民在公廁的停留時間。

這個世界沒有死局,少的,只是創意。

Featured
By
打通「循環經濟」血路的思考

當循環經濟議題已經成為世界趨勢,尤其台灣整體資源回收率堂堂突破五成,早就被國際公認為資源回收優等生的同時,台灣應該要進一步思考如何真的有效利用資源的這個問題。雖然在研究過程中,感覺到使用者似乎對於他每天透過回收行動所製造的資源下一站會去哪裡,沒有多大的好奇心,但我還是相信,唯有讓價值鏈能順利轉動,這樣我們持續做回收,才會更有動力與價值。

Featured
By
用創意與廚藝改變小漁村的「日本海定食」

日本山口縣萩市的小漁村「三見」,有一群漁村媽媽,起初用漁港賣剩的新鮮雜魚為村裡老人家做便當,沒想到「事業」越滾越大,2010年4月開店以後,來客數從1.7萬成長到2014年的3.5萬人次。目前雇用了近30位員工,全部都是當地退休的婦女。在收益方面,2014年的營業額為5,600萬日圓,已經達到收支平衡。

發心單純、執行扎實,加上當地縣政府人員,竭盡心力為她們找資源,大家一起幫了老人、幫了漁夫、幫了村子,更幫了她們自己。

Featured
「極端用戶」是社會設計與商業創新的交集

台科大工商業設計系副教授唐玄輝指出,設計史上有個經典案例:英國電信(British Telecommunications,簡稱BT)曾經為老年人開發一款電話機,大字按鍵、大音量,可以和助聽器連結,功能單純、造型樸實,一點也不炫,本來認為這麼簡單的話機,只有小眾市場買單,結果上市以後大賣,BT趕緊做了調查,才發現許多公司的秘書小姐會買,原因是她們每天要打無數通電話,這款大字鍵話機按錯機率最低,對提升工作效率很有幫助!

Featured
By
日本見學記:用「乾燥技術」活化地方產業的木原製作所

經由木原康博社長簡介,對於「乾燥」印象僅停留在各種肉乾、果乾等脫水食品的我們,才知道乾燥技術主要有三種要素:熱(溫度)、風、水(濕度)。將三種要素進行適當的組合搭配,促進物品內容和成分的變化,以及適度脫去水分,就是所謂的「乾燥」。目前用於乾燥的方式有熱風、冷風、減壓、冷凍、遠紅外線乾燥等。

Featured
新熟齡痛點觀察:一個人也要快樂到老

2015年起,每年至少有10萬名準單身人口進入退休生活。當晚婚與逐年增加的中年離婚率趨勢不變,加上自然喪偶率,將會出現更多類單身退休人口。這群單身新熟齡對於退休生活的規劃比一般人想得早、思考更周密,甚至還不到40歲就開始進行相關準備。一個人的退休生活模式,將成為最值得關注的新市場。

Featured
By
盲測龍眼乾如品酒 期待深度體驗提高農產價值

曾經我也是一個認為龍眼乾就是龍眼乾這樣而已的消費者,因為接觸了五酷山農團這群專業不藏私的農友們,讓我變成一個對於龍眼產業文化更有認識的消費者,包括龍眼乾烘焙過程中,是用龍眼木柴燒、土窯或機器烘焙等等豐富的記憶內涵。在這個轉變當中,作為消費者的我嗅到了一些「商機」,若是賣龍眼乾的阿婆能夠熱心地向消費者說明多元的龍眼品種、烘焙文化與龍眼乾口感,讓消費者看見食品生產過程的專業與用心,以及食物的豐富特性,當消費者也「變得專業」了,同時間提昇的是這項產品在消費者心目中的價值感。

Featured
By
銀髮族為什麼不愛公園椅,要自帶塑膠小板凳?

由於台灣城市內的公園,往往強調了設計中「景觀」的面向,而不是真正顧及使用者的活動型態與需求。研究團隊觀察到,為補足這些設計上的不足,高齡者會發展出自己的解決方案,最常見的作法,是自己帶上輕便的塑膠椅,讓他們可以很容易地移動並圍成一個社交圈。

Featured
By
台灣也有的賣菜車,在德島變身行動式社會企業

2012年初德島丸號正式上路,主要負責第一線的移動販賣業務,成為長輩們的購物顧問;更與地方政府合作簽署區域「見守協定」,平時在販賣之餘,仔細觀察負責轄區內長輩的身體狀況與需求,有時更要因應不同情境提供額外服務,如協助接送、商品預訂、燈泡更換、信件寄送等等,充分發揮區域守護的功效,也透過總部媒合就業資訊,提供職缺給二度就業的縣民。

Featured
By
解決酪農業4大痛點,鮮乳坊這樣募資600萬

面對酪農業的困境,鮮乳坊成為消費者跟酪農之間的橋樑,其運作模式為:找飼養管理優良的酪農牧場→產出生乳→送交合格的代工廠製作滅菌、裝瓶→消費者在網路、實體店訂購→鮮乳坊自建物流系統,宅配直送地點→完成每一次公平交易。目前營收比例,B2C營收3成、B2B非典型通路4成,典型通路(例如安永鮮物、天和鮮物)3成。

Featured
By
英國最紅建築團隊Assemble 從廢棄加油站帶動城市空間改造

一群劍橋大學剛畢業的年輕人,從改造廢棄加油站開始,到發展為18人團隊,再到拿下英國藝術大獎「透納獎(Turner Prize)」,每個案子都結合居民、志工,將別人眼裡的老髒舊,變成想像不到的新地標。團隊裡面沒有建築大師,只有建築系、歷史系、哲學系與英文系畢業的學生,沒有人完成過一棟完整建物!

Featured
By
如何讓老街成為「一萬人造訪一百萬次」的地方?

「這裏不賣解渴與溫飽,只給你優質體驗與美好回憶……」,只要有這樣的認知,就可以更清楚知道,我們的客人在哪裡,他們想要什麼。為他們打造一個時時會想念,去了會懷念,四季都會如同候鳥般定期回來探訪的巢穴,只要有一群人能認同這樣的理念,透過口碑的擴散,相信有一天,這就會成為大家前來造訪老街的理由。